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湖北黨史>故事集錦

“衣食住行”看別樣王震

2019/03/12

徐鵬堂

  王震(1908—1993),瘦長挺拔,直鼻梁,厚嘴唇,大嘴巴。為人耿介,純真為懷,凡受領任務,必蓄須,不達之不凈面。毛澤東、朱德、彭德懷、賀龍等戲稱其為“王胡子”。在人們的印象中,王震是員猛將,但在和平時期的他,又有著令人尊敬的另一面:艱苦樸素、廉潔奉公。堪稱我黨的楷模。

衣:“他不許別人給做衣服,一說做,他就鬧騰!”

  戰爭年代,環境艱苦,王震那粗布做成的舊軍服上經常滿是補丁,甚至一只腳上穿著皮鞋,一只腳上穿著草鞋。新疆和平解放后,他和廣大干部戰上一樣節衣縮食,穿沒有口袋的軍衣,戴沒有襯里的軍帽,省下錢來用于軍墾牛產。上世紀五十年代,王震任鐵道兵司令員和農墾部長時,經常穿的是套舊軍裝。1957年,率中國農業代表團赴日本考察前做了一套毛料西服,回來后又換上了舊軍裝。夫人王季青說:“給他添件衣服難著呢!他不許別人給做衣服,一說做,他就鬧騰!”后來,沒有換洗衣服了,就比照身材和他差不多的大兒子剪裁做好,然后下水洗得舊一點,不讓他察覺,換著穿。王震穿的毛衣都是王季青和保姆用普通毛線手工編織的。他的內衣穿破了,總是讓補補再穿,經常是一件內衣有六七個補丁。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前,他沒有穿過皮鞋,總是穿布鞋。解放后直到去世的44年間,除了軍裝,滿打滿算,王震僅添置過七八套衣服。

食:“一看到有人開那個筒筒,我就心疼。”

  上世紀五十年代時,王震規定炊事員給自己家每頓做四五個菜一個湯,伙食費每個月全家每人不得超過30元。六十年代初困難時期,他規定改成三菜一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每人伙食費逐漸增加到80元。他還規定,要多吃粗食,每頓的剩飯下頓要熱熱再吃。給王震當了幾十年管理員的栗勇師傅開始沒有認真執行。王震愛吃米,六十年代時糧店供應的米少,栗勇便從機關食堂“調劑”點米,王震發覺后,很認真地批評了這件事,伙食費超了,王震也批評。
  王震冬季不吃非時令鮮菜,他說:“那都是大棚牛產的,有的比肉還貴。”不僅自己不吃,他還不讓家里人吃,冬季飯桌上往往是白菜、蘿卜、土豆。為了調劑生活,他讓炊事員在入冬前泡大缸酸菜,腌制小菜。1971年10月間,王震從江西下放回到北京,家里的爐灶還沒修好,組織上安排他吃住在北京飯店,他說不浪那個費,就讓管理員在院子里用磚頭支個鍋,每天和家里人一樣,面條就著煮白菜、炸辣椒吃,吃了一星期。
  八十年代后興起了罐裝飲料,王震說:“一罐兩塊多錢,里邊的飲料不值一塊錢,光包裝就一塊多,浪費太大。”1985年11月15日,王震在廣東珠海說:“一看到有人開那個筒筒,我就心疼。”

住:“我們這些人的開支已經不得了啦!”

  五十年代初,王震從新疆調到北京工作,住什剎海附近的冰窖胡同5號,他一家加上兩名工作人員,住七間房子,緊緊巴巴。三個兒子擠在僅有五六個平方米的一間小屋里,夏天太悶熱.兒子們便搬到前院張國華正房后邊的半露天的走廊里住,經常是半夜里風雨突起,蚊帳被單被打濕。當時王震任鐵道兵司令員,有關部門多次動員他搬家,他不答應,一住就是三年。后因駐地沒有車庫很不方便,經再三動員,王震答應搬到成方街5號,但交代說:“不修繕,不裝修,是什么樣,就什么樣住進去。”王震安排,自己辦公室、會客室、臥室加上夫人王季青用房,共四間,三個孩子占一間,節省出住房讓秘書、管理員、炊事員都住了進來。王震說:“這樣工作方便,也為國家節省住房。”住房中裝有暖氣,但冬季王震不讓燒,他說:“那太浪費,屋里生爐子挺好,既可以取暖,又可燒開水。”
  1971年,王震全家從江西回來后,先住在北太平莊,后住在東四十一條,都是舊房子,也不寬敞。1975年搬到六部口翠花灣9號,這個院本是前后兩個院,前院14間房,后院比前院多了三五間。王震說:“前院的房我不用,中間砌道墻隔開。前院還可住一家,后院的夠我用了。”王震又給家人分配住房:三個兒子,每家一小間,孫子輩長大了,一個孫女跟奶奶睡,一個孫子跟王震睡。王震說:“小孩子火壯,給我暖被窩,正好!”夏天,有的工作人員沒有床鋪午休,便睡沙發。
  王震當了國家副主席后,外賓經常到家里拜訪。不少同志提出王震的住房太簡陋,進出又十分不便,最好換處住房。王震說:“這條件已經很不錯了。比起延安的窯洞強多了吧!比南泥灣和北大荒開荒時的條件也好多了,就和普通老百姓相比,也不知強出多少倍。我們這些人的開支已經不得了啦,又是司機、醫生、警衛、秘書,給國家添的負擔已經夠大的了,住房再也不能換了!”

行:“不要搞得地動山搖”

  王震坐過的第一臺車是吉姆,從1954年一直坐到1970年,中間大小修過四次。六十年代初,王震到中南海開會,半路車壞了,他便攔叫一輛三輪車,中南海的門衛不讓三輪車進。王震說:“毛主席召集的會,已經遲到了。”待王震解釋清楚了,門衛戰上才讓這位共和國的部長搭乘的三輪車蹬進了中南海。
  第一臺“吉姆”實在不能跑了,又換一臺舊“吉姆”。當了國務院副總理后,給他配了臺“吉斯”,后來換成了“紅旗”,改革開放后變成了“尼桑”,再后來,坐上了外賓贈送給鄧小平、鄧小平又轉送給他的“奔馳”。1989年政治風波后,黨中央提倡黨政干部要帶頭坐國產車,王震幾次指示工作人員把奔馳車上交,后來,工作人員把“奔馳”鎖到車庫里一段時間。王震去世后,王季青立即決定,把這輛“奔馳”上交了。
  到外地視察.王震不坐臥車,總與陪同人員和身邊工作人員一起坐十多座的中型面包。一次在湖南邵陽,他開始不知道前面有警車,后發現警車又是鳴笛,還粗暴地趕開群眾,他非常牛氣,讓車馬上停下,但一時又無法制止警車,他便讓司機甩開警車,掉轉車頭選另外的路線走。因工作必須有警車開道時,他也常交代不要動不動就鳴笛:“不要搞得地動山搖”。
  王震還常向家里人交代說:“我的車是公家的,只許我上班、開會用,你們不能隨便用。”王震是個孝子,但他老母親病了,他讓工作人員陪老人家乘公共汽車去住院,孩子們都是騎自行車上下班,不搭他的便車。如果是必須用的私車,王震總讓于師傅登記清楚。上世紀六十年代時,每月都要交十多元用車費。他的夫人王季青到晚年腿腳不便,還經常乘公共汽車或走路上街買東西或看老同事。
  (摘自《紫光閣》2011年第8期)

?

Copyright @2014-2018 www.mjfuh.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即时比分直播 新生彩票注册 重庆肘时彩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时时彩组六稳赚 pk10杀一码全天计划 时时彩定位胆三码 pt游戏交易平台 第九城市魔兽世界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