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湖北黨史>記憶拾貝

我在武鋼無線電臺做報務

2019/04/09

肖人杰

接受重任:支援武鋼,保證鋼鐵元帥通訊暢通

  武鋼是新中國成立后國家建設的第一個特大型鋼鐵聯合企業,1955年10月破土動工,1958年9月13日正式投產。當時,武鋼生產的鋼鐵的礦石,都是從烏龍泉、鐵山、程潮等礦山用火車運來的,而且每一個車皮所裝的礦石,首先應在礦山將礦石的品位,即礦石所含有的鐵和其他金屬的比重報告武鋼原料處,但時間上一定要趕在火車到達之前報告,以便他們配置,所以通訊保障非常重要。
  上世紀50年代,我們國家的通訊事業還比較落后,許多設備還是從國民黨手里接管過來的,那時市內電話也只有國家機關、企業、事業單位才有,而長途電話大都掌握在市電信局的長途臺,人們打長途電話必須到電信局,首先要詳細填寫單子,說明對方城市、單位、電話號碼,還要預交一筆費用,然后在大廳內守候,少則半點一點,多則幾個小時,才能把電話接通。于是,武鋼領導到市電信局求援,得到市電信局領導的大力支持,局里決定撥幾部無線電臺,專門為武鋼通訊服務。當時我二十二三歲,在武漢市電信局電報科當報務員。當局領導宣布派我和靳正、陳瑞春、石道衡、高宗哲五位同志攜帶四部電臺去支援武鋼無線通訊時,大家心情非常激動,表示一定要為大辦鋼鐵當好通訊兵,完成領導交給的任務。

無線電臺架設在簡陋的工棚里

  我們在無線科看著機務人員把機器設備準備好,由武鋼派車把我們分別送到各自的地點設臺。我和靳正同志在武鋼總部設立總臺,陳瑞春在武昌縣(現江夏區)烏龍泉,石道衡在鄂州的程潮,高宗哲在黃石的鐵山,這樣組成一個無線網絡。當時我們電信局還沒有建國后國產的機器設備,使用的電臺是國民黨軍政部制造的15瓦的小型電臺,那時武鋼各項工作很緊,口號是“一切為了高爐”,所以沒有建造什么辦公樓房,我們的設備就安放在臨時的工棚里,在礦山處同志的幫助下,安裝了雙極式T型天線,電臺就安放在一間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它的上面是石棉瓦,墻壁四周是用很薄的草夾板,不僅透風,而且又不隔音,一切因陋就簡,大家都是這樣辦公的。我們按照事先約定的時間,第二天就開通了網絡,開始收發電報,及時地保證了武鋼至各礦山的通信服務。除了一般的公文電報外,我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每天接收各礦山發至武鋼的每個車皮礦石的序號、金屬成分,收下后就交給礦山處調度室處理,后來我發現礦山處調度室也是照轉給原料處,為了節約時間,我建議收完電報,由我直接用廠內電話報給原料處,受到礦山處領導的稱贊。武鋼機關在工棚辦公,干部職工每天回家都必須坐廠內交通火車,礦山處給我們在蔣家墩安排了宿舍,可是,我們為了保證通訊及時暢通和電臺的安全,便在電臺房安了鋪,吃住都在工棚里,雖然是艱苦點,但我們感到能為大辦鋼鐵盡些力,心中無限快樂。

在艱苦環境中鍛煉自己

  我們電臺所在地叫廠前,幾排工棚都是武鋼廠部辦公的地方,有廠部辦公室、生產調度室、礦山處、廣播站等部門,白天上班,房間之間說話都聽得見,很是熱鬧;可到了晚上,辦公的人大都坐火車回家了,只留少數值班人員,這時就顯得冷清,礦山處調度室有兩位同志與我有直接工作關系,一位姓尹,一位姓段,無事時就到他們那里坐坐。姓尹的同志是東北人,性格比較直,說話像吵架;小段比較溫和,辦事都很認真,我們共同度過很多個夜晚。還有廣播室的鄭大姐、蘇華,雖然條件艱苦,但大家都一樣,一切為了建設,都在勤奮地工作。那時最怕下雨,道路盡是泥,幾多天都干不了,所以每人都得穿深統的套鞋。熱天時太陽暴曬,房間的溫度35℃,而一到冬天,則四處透風,冰涼冰涼的。礦山處的領導很照顧我們,那年冬天給我們安裝了火爐,到了第二年夏天又給我們送來了電扇。應該說,在那個時代,條件算是比較好的,所以我和靳正同志都很高興在這里工作。當時我很年輕,只有23歲,共青團員。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在艱苦環境里鍛煉自己,以良好的工作為大辦鋼鐵盡自己的力量。我和靳正對班,有時晚上一個人無事時,就看看書報,寫日記,我還將我們支援武鋼通訊電臺的情況,寫成稿件寄到湖北郵電報,后來被發表了。題目是:“戰斗在鋼鐵的最前線”。

最緊張的時刻

  有一陣子鐵山的礦石運得比較少了些,主要是連連不斷的陰雨使生產效率受到影響,雖然幾次電催,但鐵山方面說原礦還沒有破碎好,有時又沒有車皮裝。一天,處長親自送來一份電報“……高爐急需礦石,希速輸出,有何困難,速復。”我馬上翻譯出來了,看了一下表,“還差5分鐘聯絡”,我很高興地告訴了礦山處長。聯絡時刻一到,我打開收訊機,沒有聲音,當時我的頭開始“轟”的熱了起來,時間是一秒一秒地過去,我檢查好幾次就找不出毛病來,真急死人。叫人來修吧,時間已來不及,我想起了備用的真空管,于是我便逐個逐個去試聽,當換到第三支真空管打開開關時,耳機中頓時響起了“滴滴噠噠”的訊號,我真是高興極了,迅速轉動著度盤去尋找聯絡對象,因為規定的時間過了一個小時,幾次反復呼叫仍然無效,我想對方一定以為我的機器壞了,所以也不注意聽我呼叫,我還是不放過一點機會,轉動著度盤,反復不斷呼叫對方,集中全部精力傾聽著太空。電話又響了,處長在接電話,我知道又是煉鐵廠的,處長在我身邊輕輕地問了一聲:“怎么樣,聯系通了沒有?”我告訴他對方未回答,處長在室內輕輕地來回走著,我知道他心里比我更急,我恨不得把耳朵鉆進收訊機里去搜索一切相似的訊號,又過了5分鐘,終于與鐵山臺聯絡上了,于是我便盡自己最大的力量迅速而清晰地發出了電報,并請他們礦山立即回電,不一會,回電來了,“礦石待裝,速來車皮……”經過調度室緊張聯系一陣子后,又馬上通知鐵山做好裝車準備,當我告訴處長電報已經發出時,他的臉上頓時充滿了喜悅的微笑,因為根據他的計算,如果車皮按時到達的話,高爐將有充足的后備“糧食”而不會造成停產事故。幾個小時后,一輛載滿礦石的列車轟隆隆飛速開進了煉鐵廠,我的心里充滿著說不出的高興。

我們為鋼鐵事業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我們四部電臺在武鋼工作了一年多時間,一直到1959年國慶前夕。我在總臺天天都可以看到那矗立沖天的武鋼一號高爐,那里經常有國內各級領導和外國元首來參觀。我們的工棚是前往一號高爐的必經之路,我和歡迎的工人、干部在兩旁就親眼見到了周恩來總理,他老人家一邊走一邊向我們招手,還有朱德總司令,賀龍副總理,還看到朝鮮領袖金日成等等。武鋼公司是在黨的英明領導下,工人和設計者發揮了沖天干勁,并在蘇聯專家的指導下,在短短十四個月的時間里建成的,創造了世界奇跡,偉大領袖毛主席在一號高爐即將流出第一爐鐵水時,還親自到爐前來視察,這在國內外引起了極大的轟動,我們能在這里支援武鋼通訊,也感到無上光榮。1959年,我還被評為武鋼直屬機關上半年先進工作者。大約在這年9月份,由于武鋼公司通信設備改善,成立了他們的通信科,自己架設或租用桿線,完全可以自己用長途通話了,因此我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時間已過去半世紀,那時我還是20多歲的小伙子,如今是70多歲的白發老人,兒孫滿堂。回憶這一段工作、生活,非常有意義,值得我永遠懷念,可惜的是我們5個人,如今只剩下兩個人了,高宗哲、靳正、陳瑞春都已先后離開了人世。武鋼當年通訊的歷史,會永遠留下我們那一代人光榮的一頁。
  (摘自《武漢文史資料》2011年第2期)

?

Copyright @2014-2018 www.mjfuh.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极速11选5开奖 雷速体育 jx吉祥棋牌下载 北单比分直播360山 篮球比分捷报 极速快3 nba即时指数 足彩半全场 188足球直播吧 福建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