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湖北黨史>記憶拾貝

從西柏坡到北京的日子

2019/03/12

谷吉生

  眾所周知,西柏坡是革命圣地之一,是中國共產黨“扭轉乾坤”的最后一個農村指揮所。我曾在那里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日子,經歷了從西柏坡到北京的不平凡的時期。多年以來,西柏坡情結一直讓我魂牽夢繞,尤其是近年來報端上不時出現談論“西柏坡精神”的文章,更勾起我的回憶和思考。我所經歷的雖然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側面,但從中不難發現西柏坡精神的閃光之處,也使人聯想到當前大力弘揚西柏坡精神,對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重要意義。

敢于斗爭,敢于勝利的精神深深印入腦海

  我是1948年8月到中央辦公廳機要訓練隊的。當時中央機要處設在河北平山縣的北莊,離西柏坡很近,而機訓隊則設在離北莊十多里路的天井村。機訓隊主任是延安過來的“老機要”,司務長是經過長征的老紅軍。記得剛到機訓隊不久,領導就傳達說毛主席講了,五年之內從根本上打敗蔣介石。大家聽了很高興,認為勝利有望了。過了沒多久,又傳達說:毛主席講了,一年之內從根本上打敗蔣介石,當時大家更是無比興奮。
  黨中央在西柏坡經歷了兩個大轉折:一是軍事力量的大轉折:二是工作重心由農村轉向城市的大轉折。毛主席剛到西柏坡時,蔣介石的軍隊在數量上占據優勢,經過4個月的斗爭,到1948年11月,形勢發生了變化,蔣介石的軍隊由近400萬人減至290萬人,而我軍則由200余萬增至300余萬,我黨在軍事力量上由劣勢轉為優勢,由防御轉為進攻。這就是開始講五年之內而后又講一年之內從根本上打敗蔣介石的根據,也是實現第一個大轉折的標志。當時遼沈戰役剛結束,淮海、平津戰役還沒有打響。后來的形勢發展更是勢如破竹,到1949年3月,黨中央就離開西柏坡,“進京趕考”了。我在機訓隊的半年多時間內,捷報一個接一個,正是發生驚天動地大變化的時候,所以一直處于高度興奮狀態。我黨敢于斗爭、敢于勝利的大無畏精神深深印入我的腦海。

艱苦奮斗,刻苦學習的精神讓人難忘

  當時機訓隊在天井村沒有宿舍,近百號人分住在老鄉家中,把一所有天窗的舊羊圈打掃干凈,作為開會、上課、聽報告的活動中心。大家在舊羊圈里席地而坐,認真聽講,情緒高漲。那時每天的伙食是小米干飯炒南瓜,大家蹲在地上一圈一圈,圍著一盆南瓜吃得香甜。遇到改善生活,伙食委員就在隊前宣布:“同志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今天吃豆腐!”當時能吃到豆腐是十分高興的。一位老戰友在一首打油詩中回憶道:“天井村內大羊欄,收拾干凈掛黑板,開會上課好場所,周末齊集歌舞歡。冬晨起床村東去,陸續來到小河邊,破冰取水漱洗畢,精神抖擻志更堅。青菜南瓜是佳肴,香味撲鼻小米飯,一心專注在學習,團結緊張樂無邊。”在那種艱苦的環境下,沒有一個人叫苦,都充滿了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和必勝的信念,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刻苦學習,努力增長才干是“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應有之意。謙虛才能知不足,知不足才能努力學習。當時努力學習的精神給人印象深刻。學政治,學文化,苦練翻譯電報的本領,那種你追我趕,誰也不甘落后的情景,讓人難以忘懷。
  1948年10月的一天,朱總司令要接見我們,向我們講話。我們早早來到北莊機要處,坐在一所青磚鋪地的院落中,朱總司令坐在一張寫字臺前慈祥地向我們講形勢,講革命道理,講機要工作的重要性。他語重心長地說:“娃娃們,要努力學習,多掌握一些革命的本領,將來我們的國家要交給你們這一代人來管理……”當時真是熱血沸騰,想不到勝利就在眼前了。記得有一位年紀較輕的女同志問總司令:“總司令,你出來這么多年,想家嗎?”總司令說:“我不想家,革命者四海為家嘛!你想家嗎?”這位女同志說:“我也不想家,就是牽掛媽媽會想我。”逗得大家哄然大笑。1948年春,在劉少奇同志的指示下,辦公廳機要處建立了“北莊業余中學”,毛主席讓自己的秘書田家英兼任教員,為迎接全國勝利,努力提高干部的文化、業務水平。大家心里也清楚,如果安于現狀,不努力學習,就無法適應勝利后的新形勢。所以刻苦學習是當時中央機關的一個突出特點,一直延續到解放以后。

七屆二中全會使人頭腦更清醒

  1949年3月,中央在西柏坡召開了黨的七屆二中全會。當時我們去北莊時,看到西柏坡周圍的山上支起了高射炮,知道在開重要會議,但不知是什么會。后來聽了傳達,知道了會議內容,知道了毛主席在會上提出了“兩個務必”的重要論述。他告誡全黨,在勝利面前“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在傳達時還結合毛主席在延安時就思考李自成失敗教訓的情況,對“兩個務必”進行了講解。當時雖然對提出“兩個務必”的深遠意義認識不深,但知道這是黨中央進城前向全黨提出要求,敲響的警鐘。有些話如“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防止糖衣裹著的炮彈的襲擊”等深深地印在了大家的腦海中。
  現在看來,七屆二中全會是黨的工作中心由農村轉向城市的開始,是實現第二個大轉折的標志。”兩個務必”的提出,是在對中國歷史上的經驗教訓進行科學總結后,提出的具有深遠意義的瞽示。在中國歷史長卷中,無論是農民起義建立的政權,還是封建政權的更迭,無一不是開國時勵精圖治,甚至創造了“太平盛世”,奢靡腐化之風隨之泛濫以后,國運便由鼎盛走向衰亡。如何跳出這個歷史“周期率”,是當時中央深入思考的重大問題。精通中國歷史,深知存亡興衰之道的毛澤東同志,適時地提出“兩個務必”,就是為了走出一條擺脫這個歷史“周期率”的新路。事實證明,“兩個務必”為我黨進城后繼續保持政治本色,從勝利走向勝利發揮了重大作用,并將繼續發揮作用。

進城后不忘“兩個務必”,西柏坡精神繼續閃光

  我們機訓隊是于1949年3月27日乘坐第四野戰軍派來的大卡車到達北京香山的,毛主席住在半山腰的“雙清別墅”,機要處設在眼鏡湖邊的“慈幼院”。我被分配在機要處的一野臺,參加翻譯中央與第一野戰軍的來往電報。當時的形勢是各個戰場上節節勝利,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蔣家王朝。那時的工作是不分晝夜、無固定睡眠時間。記得解放西安、解放蘭州的電報是半夜由我翻譯的,那個興奮勁把瞌睡一掃而光。當時雖然進了北京,但還沒有打字機,翻譯出的電報要一次復寫五至七份,分送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領導。天長日久,我的右手中指走了形,生出一個大硬塊,心中卻感到很幸福,因為自己的字是給領袖們看的。
  進北京后生活仍很艱苦,由吃小米干飯改吃從東北運來的高梁米干飯。有人不習慣,鬧肚子,但毫無怨言。我當時穿的鞋子爛了,到后勤處去領,說已無鞋供應,只好赤腳走路。在農村無所謂,可是在堂堂的北京城,在黨中央辦公廳,光著腳進出,實在感到不是滋味,但仍然堅持工作。后來一位老同志給我弄來一雙木板拖鞋,走起路來呱呱有聲,甚感滿足。當時在“兩個務必”精神的鼓舞下,大家以苦為樂,仍保持著旺盛的革命斗志。
  譯電工作是保密性很強的工作,毛主席說:“必須十分保守機密,九分半不行,九分九也不行,非十分不可。”所以實行“二人通行制”,一個人不準出門,而且私人來往信件不能自己拆封,先給領導審閱。當時對此習以為常,并沒感到有什么不好。有一位領導曾經打比喻說:共產黨員好比一塊優質木料,革命需要你做成一尊菩薩,你就天天受人跪拜;革命需要你做成一只馬桶,你就得承受委屈,一切服從革命需要。那時我們就是這樣嚴格要求自己的。
  悠悠往事如前,多年過去了,人們仍感到那時的精神還是很有生命力的。
  (摘自《黨史博采》2004年第1期)

?

Copyright @2014-2018 www.mjfuh.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适合2个人玩的聊天游戏 至尊是什么牌图片 时时彩后二6码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手机购彩最新消息 幸运28投注技巧赌大小 北京pk10前二8码万能码 蓝球杀号专家 玩通比牛牛有什么技巧 金花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