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湖北黨史>交流平臺

新起點 新擔當

2019/03/27

襄陽市史志研究中心 李家武

  2019年是襄陽市委、市政府確定的“擔當年”。市史志研究中心以機構更名改革為新起點,按照全市統一部署將“擔當”貫穿全年工作始終,科學謀劃史志工作創新發展。作為一名史志人,深感營造擔當環境、提升擔當能力、錘煉擔當精神,其意義重大而又任務艱巨。
  2013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組織工作會議上指出:“擔當就是責任,好干部必須有責任重于泰山的意識,堅持黨的原則第一、黨的事業第一、人民利益第一,敢于旗幟鮮明,敢于較真碰硬,對工作任勞任怨、盡心竭力、善始善終、善作善成。”打開《求是》雜志·求是網,2018年3月28日刊發的《黨史和文獻工作要有新作為》一文,從三個層面看新起點新擔當。
  我覺得,擔當是責任的升華,擔當是升華了的責任。大到一個國家、一個單位,小到一個科室、一個家庭,所有的人都一樣,都有責任擔當。擔當是史志人賴于生存的政治脊梁。擔當要有格局,細節決定成敗。
  新起點新擔當,史志人一定要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和一往無前的奮斗姿態,實現角色觀由“記錄”向“編研”的轉變,在史志研究上力求新作為。
  中共中央《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明確“組建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同時指出:“黨史和文獻工作是黨的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黨和國家工作大局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研究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及其主要代表人物,研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國共產黨歷史,是黨史和文獻工作的主要職責之一。由此,我體會,史志編研應當是史志工作的基礎和核心,是史志研究中心的主要業務和立身之本。
  編研史志講究“述而不作”,即對黨的歷史文獻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與現狀只作如實記述。無疑,這是在編研史志工作中需要堅持的一項正確的存史原則。這條原則要求史志人當好記錄者,實事求是,述而不作,這樣才能編研出高質量的“存史”專著。如果史志工作的作用只限于“存史”,把“述而不作”擴大為整個史志工作堅守的唯一原則,那就錯了。因為,史志工作的重要作用還在于“資政、育人”。
  發揮好“資政、育人”的作用,史志人僅僅充當記錄者的角色是遠遠不夠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史研究是一門研究中共的歷史、從中共的活動揭示當代中國社會運動規律的科學”“要高度重視修史修志,把歷史智慧告訴人們”。史志人不應當滿足于當好一個記錄者,而是應當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做一名研究者。一定要跟進新時代,進一步突出開創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時間段歷史研究,即時跟進黨中央的步伐,即時跟進歷史前進的步伐。由記錄者向研究者轉變,對史志工作來說是一個嶄新的挑戰。但如果不能實現這個跨越,史志研究中心作為市委直屬事業單位,其職能作用就難以充分地發揮出來。
  新起點新擔當,史志人一定要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和一往無前的奮斗姿態,實現地位觀由“配角”向“主角”的轉變,在史志資政上力求新作為。
  中共中央《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明確指出:編輯編譯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重要文獻、黨和國家重要文獻、主要領導人著作,是黨史和文獻工作的又一主要職責。由此,我體會,史志工作的成效,最終要放到服務黨委和政府中心任務的實踐中來衡量、來檢閱。但在一些人眼里,包括有的史志人,把史志工作放在獨立于黨委和政府部門之外的“配角”的位置,認為史志工作是“二線”的工作。傳統的史志地位觀把史志工作看作是“事后”輯錄的工作。如果現在仍然抱著這一觀念不放,認為史志工作只是“輯錄過去”,那么目光就總是盯住“過去”,只會當歷史的記載者。這樣,就會把自己孤立于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和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大潮之外,就會成為黨和國家整體事業發展的旁觀者。
  跳出傳統的史志地位觀,史志人更多地注視“現在”和“未來”,踴躍參與到黨委和政府現實的中心工作中去,從而在服務現實中發揮史志工作的獨特作用。一定要始終把“以史鑒今、以史資政”作為一項根本任務,切實建設一支政治強、業務精、作風正、結構合理、富有開拓精神的史志工作隊伍,不斷提升史志研究能力和水平。同時,可采取課題聯辦的形式,史志研究中心策劃出“題目”,協商有關單位聯合出成果,如與市直部門聯合開展系列專題研究工作等。只有站在黨委和政府工作的“主角”“一線”的位置來想問題、謀發展,積極尋找史志工作與現實工作的結合點,這樣才能更加充分地發揮史志研究中心的職能作用,在服務現實中有大的作為,撐起史志事業更加寬廣的新天地。
  新起點新擔當,史志人一定要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狀態和一往無前的奮斗姿態,實現成果觀由“單一”向“綜合”的轉變,在史志育人上力求新作為。
  中共中央《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明確,黨史和文獻工作還有一項主要職責是:征集整理重要黨史文獻資料等。由此,我體會,征集整理重要史志文獻資料的過程,實際上是史志工作進行宣傳教育的過程。有人認為,史志工作的成果就是書籍。書籍雖是史志工作成果的重要體現,但時代在發展,史志工作的成果觀應由單一型向綜合型轉變。千萬不能把史志研究中心的大門“關”起來,變成了著史存史的編輯部;把史志人的手腳“束”起來,變成了著史存史的編輯者;把史志工作“藏”起來,變成了單純著史存史出書的“工廠”。
  史志工作不僅要記錄歷史,做好編輯書刊等有形的工作,更要打開思路傾心注力做好調查研究,將著史存史的最新成果運用好、推出去、發揮最大價值,完成好走到廣大黨員和人民大眾中去開展黨史、愛黨愛國愛家鄉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的時代重任。在擔當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史志人還要有一個任務,就是宣傳史志研究中心的價值,增強史志人對于史志事業的認同感、責任感、榮譽感。這樣,史志隊伍就會變得更有凝聚力、戰斗力、影響力,史志人就能勇于擔當起黨和人民賦予的神圣職責和崇高使命。

?

Copyright @2014-2018 www.mjfuh.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pt真人娱乐开户 单双大小规律一句 江西时时彩 内蒙古时时快三走势 北京pk拾全天两期计划 魔法师计划免费下载 秒速时时彩出号绝密公式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济公三肖六码3肖6码 最新欢乐生肖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