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湖北黨史>偉人足跡

周總理視察荊江大堤

2019/03/29

  
  許宏雷


  1958年,周恩來總理視察荊江大堤,現在已經過去60多年了。但是周總理不辭辛勞、頂風冒雪視察大堤留下的歷史足跡永遠印刻在荊江大堤之上。他那心系荊江兩岸人民,高度重視荊江防洪問題的偉岸形象永遠留存在荊江人民心中。
  1958年南寧會議之后,為落實毛主席提出的興建三峽工程要“積極準備,充分可靠”的指示,確定治理荊江的基本方針,周總理風塵仆仆地飛赴武漢,開始長江考察之行。2月26日晚7時,周總理率領百余人的長江考察團乘“江峽”輪從武漢關溯江而上,視察了荊江大堤和長江三峽,整個考察活動歷時十天時間。同行的有國務院副總理李富春、李先念,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湖南省委書記第一書記周小舟、四川省委第一書記書記李井泉,長辦主任林一山,國務院有關部委的領導同志,以及蘇聯專家、長辦工程技術人員等100多人。
  早春時節,春寒料峭,江面寒風刺骨,船上滴水成冰。在武漢上船后,年屆花甲的周總理就不分晝夜地投入緊張的工作。第一個晚上,周總理聽取了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和蘇聯專家組長的工作匯報,分析探討了長江治理的有關問題。
  2月27日,周總理在“江峽”輪上主持會議,聽取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魏廷錚關于漢江流域規劃和丹江口水利樞紐工程設計的匯報,討論通過了建設丹江口水利樞紐工程的決定。周總理在總結發言中指出:“一定要建好丹江口水利樞紐工程。第一,確保質量;第二,要妥善安排移民;第三,設計由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負責,施工由湖北省政府負責,省長張體學親自掛帥。”
  2月28日,“江峽”輪抵達荊江郝穴段,周總理一行人在江陵縣郝穴鎮碼頭泊船上岸,冒雪察看荊江大堤。
  那天正下著大雪,呼呼的北風卷著雪花直往人的領口、袖口和褲腿里灌,堤上又泥濘濕滑。可是周總理毫不畏懼嚴寒,迎著江風,踏泥而行,每到一個重要險段,都要下車實地察看。周總理詳細聽取技術人員的匯報,仔細詢問荊江大堤的歷史沿革和人民抗災的情況。在郝穴磯頭,周總理指著前人在當時條件下,為改變水流而保護大堤修建的群磯贊揚說:“這是公元1780年建筑的,充分表現了我國勞動人民和古代水利專家的智慧。170多年前就有了改變水流的思想,可不容易啊!”
  歷史上,長江中下游洪水災害頻繁而且嚴重。從漢初開始到清末的2000多年中,荊江地區共發生大小洪災200余次,平均約10年一次。19世紀中葉,連續發生兩次特大洪水。1860年(清咸豐十年),南岸藕池決口。1870年(清同治九年)南岸松滋決口,并在北岸監利以下決口,兩湖地區損失慘重。20世紀的1931年、1935年、1949年、1954年都發生嚴重的洪水災害。1931年共淹農田5000多萬畝,受災人口3000萬,淹死14萬多人,漢口陸地行舟,南京也被洪水淹沒。1949年長江發生大水,險些造成荊江大堤決口、長江改道的毀滅性災害。1954年洪水超過1931年,在黨和人民政府的領導下,保證了荊江大堤和武漢市的安全。但長江流域仍有123個縣受災,淹沒農田4700多萬畝(其中分洪潰口淹沒2500萬畝),受災人口1800多萬,死亡3.3萬人,國家大動脈京廣鐵路100天無法正常行車,1954年水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最大的水災。
  林一山指著郝穴鐵牛磯險段對周總理說:“荊江河段汛期,最高洪水水位高出地面十多米,假如荊江大堤有一處決口,不但江漢平原幾百萬人民生命財產將遭毀滅性的災害,可能有幾十萬、上百萬人被淹死,武漢市的漢口也將決口受災,長江有可能改道。這個巨大威脅現在仍然沒有解除。”
  周總理望著滔滔江水,對身邊工作人員說:“萬里長江,險在荊江。荊江的防洪事關重大,它的安危影響到長江中游乃至全國的經濟建設。長江防洪和黃河防洪一樣,都是關系國家大局的問題,你們一定要高度重視,千萬不可麻痹大意。”
  周總理轉身問林一山:“解決荊江防洪問題的根本辦法是什么?”
  林一山說:“為了防洪,為了確保荊江大堤,加高培厚堤防只能是治標的辦法。由于荊江大堤規模浩大,要使達到防御較大的洪水標準,其工程量非短期內所能完成。當然,修堤防汛搶險是當前主要的防洪手段。有了三峽大壩,也還要修堤防汛,但那時的安全程度就大不一樣了。再遇到1954年那樣的洪水,分洪區可能不用了。建立分洪區也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在一定程度上縮小洪水的災害。只有修建三峽大壩,迎頭攔蓄調節汛期上游來的洪水(占中游洪水來量的70%)才能從根本上防止洪水可能產生的大災難。”
  周總理邊看邊聽,頻頻點頭,他還走到江岸邊,俯下身子,查看了江岸崩塌的情況。這時,地上雖然地上積雪并不多,但是北風凜冽,大堤上天氣相當冷,但是總理依然精神抖擻。
  在郝穴鐵牛磯江邊有一尊鐵牛,這是荊州知府唐際盛于清咸豐九年(1859年)所鑄造的。周總理手扶著這尊鐵牛,辨讀著牛背上的銘文:“嶙嶙峋峋,其德貞純;吐秘孕寶,守悍江濱;駭浪不作,怪族胥馴;繄千秋萬代兮,福我下民。”周總理贊揚了我國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并談笑風生地講述“鐵牛鎮水”的典故。他說,荊江兩岸沿江險要之區,多有鑄造鐵牛祈求鎮水的傳統。這些鐵牛神情專注,威嚴肅然,廝守江流,夜以繼日,恪盡職守,代表著人們期望降伏肆虐洪魔的美好意愿。
  告別鐵牛磯,周總理又頂風冒雪視察了祁家淵險段。祁家淵險段為郝穴河灣進口段,深泓貼岸,水深流急,外灘狹窄,堤內地勢低洼,沼澤密布,每臨高洪水位時有管涌險情發生。1949年汛期發生重大脫坡險情,半邊堤身崩入江中,只剩下堤內側薄薄的一片立在那兒,經人民解放軍奮力搶護方才脫險,不然長江有在此改道的巨大危險。1950年冬修建長60米重力式混凝土擋土墻,并延長坦坡900米,同時退堤還灘,以后又逐年進行水下拋石加固,堤內排滲減壓,險情得以緩解。
  視察完荊江大堤郝穴、祁家淵等險段后,周總理一行人又改乘汽車沿著荊江大堤奔赴沙市。下午2時,周總理在沙市與荊州地委負責人就荊江治理和荊江大堤加固問題進行座談,臨行時一再叮囑,治理荊江,一定要使江湖都對人民有利。
  沙市上船不久,在隨行人員的引導下,周總理在船上遠望了位于荊江之濱的荊江分洪工程進洪閘,聽取了工作人員關于1952年工程建設和1954年工程運用的情況介紹,并詳細了解了分洪區人民生產生活情況。遠望雄偉的荊江分洪工程北閘,周總理的思緒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幾年之前,荊江分洪工程興建之時。
  為了解決長江防洪這個要害問題,在黨中央和人民政府領導下,林一山組織水利科技工作者從1950年2月便開始進行現場查勘,研究方案。荊江分洪工程方案制訂后,經中南局報送了黨中央。毛主席、周總理、劉少奇同志聽取匯報后,當即做出批準興建的決定。1952年工程正式動工不久,毛主席和周總理都親自揮筆題詞。毛主席的題詞是:“為廣大人民的利益,爭取荊江分洪工程的勝利!”周總理則題詞:“要使江湖都對人民有利。”工程剛開工不多久,總理就打電話給從北京來到武漢的水利部黨組書記李葆華同志,詢問為什么中央沒有聽到荊江分洪工程有什么困難的反映,并說:“如果有困難不及時提出,我就無法負責了。”在總理的關懷與督促下,荊江分洪工程總指揮部所提出的各項要求,都得到中央及時解決。一個驚人的奇跡發生了:在中南局的領導下,新中國第一個大型水利工程--荊江分洪工程主體工程以及相應的堤防工程,總共用了75天時間就全部竣工了。
  3月1日,周總理一行又在宜昌南津關下牢溪附近泊岸,攀上南津關制高點,環視大江東去,后又乘船到三斗坪的中堡島,聽取工程技術人員關于治理長江和修建三峽工程的匯報。晚上,約談中共荊州和宜昌兩地委負責人談話,聽取工作匯報。
  3月3日,周總理在船上主持會議,繼續討論需不需要修建三峽大壩、能不能修建三峽大壩、三峽大壩是不是有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是不是要爭取提前修建這個工程。周總理一再強調要大家敞開思想,各抒己見。
  3月5日船抵重慶,6日總理在重慶做了討論總結,歷時十天的長江考察,為成都會議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工作。3月25日,中共中央成都會議通過《關于三峽水利樞紐和長江流域規劃的意見》,內稱:“長江較大洪水一般可能五年發生一次,要抓緊時機分期完成各項防洪工程,其中堤防特別是荊江大堤的加固…絕不可放松。在防洪問題上,要防止等待上三峽工程和有了三峽工程就萬事大吉的思想。”
  六十年后的今天,三峽大壩已經建成并且發揮著巨大的防洪效益,荊江大堤也經過三期的整除加固,昔日危如累卵大堤如今固若金湯,后三峽河道整治工程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值此時刻,荊江人民更加懷念為解決荊江的防洪問題,建設長江三峽工程而嘔心瀝血的周總理。


  來源《黨史天地》2019年第1期

?

Copyright @2014-2018 www.mjfuh.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黨史研究室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荊楚網 鄂ICP備18025488號-1

上海天天彩走势图连线 一赔一的投注公式 广东时时历史 北京彩票11选 三分pk10全天开奖结果 时时彩有什么稳赚的投注计划 百人炸金花规则 pk106码倍投方案 重庆时时彩彩乐乐 内蒙古时时规则 百变计划免费入口